导航:首页 > 基金百科 > 华懋慈善基金

华懋慈善基金

发布时间:2021-05-04 18:13:02

1、华懋集团的迎涛湾

龚如心,63岁,祖籍温州。香港华懋集团主席,财富近30亿英镑,亚洲排名第15位,世界排名:第109位。
喜欢被人称作王龚如心或王太的龚如心,脸上时常挂着由衷的微笑,充满着活力,再加上别出心裁地扎着两根小辫子,于是“小甜甜”的外号就不胫而走了。
据说,龚如心非常愿意别人用“小甜甜”称呼她。她打扮入时,不仅喜欢将头发染成蓝色,并配衬年轻女孩常穿的牛仔布“迷你裙”,而且还经常扎着红色发辫出入社交场所。
以“61岁的年龄,40岁的外貌,20岁的心境”来形容这位亚洲第一富婆,最贴切不过。
龚如心今年四月去世,华懋慈善基金指拥有龚如心2002年所立的遗嘱,但陈振聪之后亦发表声明,声称拥有龚如心在2006年立下的遗嘱。之后,龚如心家翁王廷歆、律政司黄仁龙亦向法庭申请知会备忘,要求任何人申领遗产,都必须通知他们。 华懋方面昨天并未透露龚如心未来资产归属。上海东方早报记者从香港法律人士处获悉,依据香港现行法律,如果龚氏遗产没有明确指定对象,则巨额遗产将会归香港政府所有。但是,分析人士表示,由于龚如心资产其实大部分并非现金,而是以公司资产存在,香港政府并不会参与公司股东运营,因此,未来可能随着股东投资而被公司管理层“消化”。
实际上,对于给自己惹来麻烦的巨额财富的继承,几年之前龚如心曾公开表示已拿定主意。“考虑到没有子女,1987年我先生和我做了一个慈善基金,将来要做一个类似于诺贝尔奖金之类的国际性大奖,全部都捐给国家。”
据悉,她打算把一些私人物品和一些现金留给那些需要协助的长辈,其余资产包括所有她名下的物业,都会捐给慈善机构,这是她和丈夫王德辉的共同心愿.

2、Cream的慈善活动

Cream积极带领Fans出席慈善筹款及敬老活动,包括2004年5月2日出席母亲节庆祝活动与千多人预祝母亲节并以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在场的母亲;于2004年5月30日出席紫荆青年商会举办{家家乐融融运动}之SMS短讯传情大赛作特别表演嘉宾,并于2004年5月15日出席此项活动的记者会,接受范除丽泰太平绅士致送纪念品;于6月21日探访仁济医院华懋护理安老院,出席仁济长幼同欢贺端阳活动,大派应节粽子及心意咭;于6月22日及7月23日出席智康同乐日替香港老年痴呆症协会筹款,并带领Fans为老年痴呆症协会义卖公仔筹款,Cream更会带头捐款;于7月25日协助仁济医院义卖慈善奖券;于8月1日替儿童心脏病基金表演筹款;同日出席紫昕有您慈善演唱会替脊髓肌肉萎缩症慈善基金表演筹款及协助长者安居服务协会义卖蜡烛筹款,为经济有困难之长者筹募善款安装及提供一线通平安钟服务,等等……
Cream于2004年8月28日假红磡理工学院举行首次个人演唱会,并于2004年11月28日假伊利沙伯体育馆举行“Cream跨代情敬老怀旧慈善演唱会”,免费招待多间慈善机构会员及旗下长者,全场三千多个座位全部爆满,Cream即场大唱怀旧金曲,呼吁广大市民对敬老的关注,受惠机构包括仁济医院、香港老年痴呆症协会、长者安居服务协会、香港单亲协会、香港影视明星体育协会慈善基金等等。Cream更成为多份校园报章,家庭杂志及儿童刊物的焦点报导人物,大受学界及家庭欢迎,彰显实力。

3、龚如心案件是如何进行证据的收集,交换,保全的?

龚如心去世,其328亿元遗产由谁继承是焦点所在。据香港明报报道,其实龚如心在01年曾公开透露,已立下遗嘱,除预留照顾“老人家”所需外,余数会拨入名下的华懋基金作慈善用途。王德辉与龚如心膝下无儿,龚母年事已高,据了解,龚如心已立遗嘱,身为“大家姐”的她倾向将巨额遗产留给最亲的胞弟妹,即龚仁心、龚因心及龚中心。较龚如心年轻7年的医生胞弟龚仁心,诊所设于华懋旗下青龙头豪景花园。在胞弟妹中,龚仁心与龚如心感情最好,当王德辉第二次被绑架后,他曾协助龚如心营救王德辉,往来内地及台湾之间,后来又赴台湾寻求取回已付的赎金。龚仁心亦十分“积极”参与龚如心与家翁的争产案,为胞姊任证人,力证王德辉曾在家中自立遗嘱。事实上,王氏夫妇对龚仁心一向不薄,当年龚仁心申请由内地来港行医时,王德辉让他俩夫妇担任华懋核心公司参明的股东,他更让龚仁心夫妇住在半山华懋物业大学阁,每月只收象征式1元租金。王德辉又常到舅仔的诊所接受按摩治疗,83年首次被绑架获释后,第一时间到龚的诊所检验,王两次堕马受伤亦由龚仁心诊治。至于龚如心的幼妹龚因心,亦获龚如心安排到大学阁居住。龚如心在世时,一直是龚因心为她准备一日三餐,每日早上送到华懋尖沙嘴总部顶楼龚如心的家中。龚如心的二妹龚中心据悉亦是医生,但在香港医务委员会的医生名册中却未有登记。此外,龚仁心妻子刘元春,与丈夫同是华懋集团旗下一间公司的董事,该公司持有多个华懋贵重物业,包括华懋世纪广场和铜锣湾华懋礼顿广场等。刘元春另有一间清洁公司,承包华懋所有大厦的清洁工作。至于龚如心“干儿”张雁坤,是已故张奥伟爵士的侄儿,亦是著名律师张贯天的儿子。张家与王家熟稔,张贯天是王德辉遗嘱的见证人。张雁坤曾在争产案中为龚如心任证人,力证王、龚关系恩爱。龚如心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就是2006年6月与张雁坤一起到中环艺穗会,出席新加坡业余女画家吕壁慧的画展。龚如心病逝后,作为她生前律师之一的麦至理对外发出声明,指龚如心遗嘱的受益人并非一个慈善组织,以澄清外界臆测,但基于受益人期望保留私隐,故暂不能公开遗嘱受益人名字。2007年4月20日 一位看风水的人陈振聪开记者会,自认是龚如心遗产的唯一受益人,并透过代表律师公开他在1990年代与龚的合照。已故香港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千亿遗产案,2010年2月2日10时在香港高等法院作出书面判决。有“小甜甜”之称的龚如心的近千亿港元遗产将归属于华懋集团慈善基金,还是自称龚如心“地下恋人”的风水师陈振聪? 这场被称为“世纪官司”的遗产争夺案经历两年准备,于2009年5月11日正式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审,聆讯时间长达40天。期间法庭传召了30多名证人,包括龚如心亲友、华懋集团员工、见证龚如心签署遗嘱的律师、医生、笔迹专家、陈振聪夫妇及其兄弟。华懋慈善基金持有的龚如心于2002年订立的遗嘱,和陈振聪持有2006年遗嘱,哪份才是龚如心的真实遗嘱、陈振聪持有的是否属于“风水遗嘱”以及龚如心订立2006年遗嘱时是否病重或神志不清等。该案件在香港司法史上首次引入风水专家作证,与医学、笔迹鉴定同台“PK”。更加惹人瞩目的是,陈振聪自曝与龚如心关系非比寻常,为案件增添了浓重的八卦意味,成为街头巷尾的趣谈。难怪曾有人感叹:“这次遗产争夺简直就像一场肥皂剧,其细节甚至比电影还令人匪夷所思。”不过2010年2月2日的判决也许并不会使这场“肥皂剧”落幕。有媒体表示:“无论谁胜谁负,任何一方提出上诉只属时间问题。高等法院的判决,很可能只是遗产争夺案的又一个开端。” 2010年2月2日,香港高等法院判定,在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的千亿遗产争夺战中陈振聪败诉。法官认为,陈振聪所持的2006年遗嘱系伪造,而龚如心2002年遗嘱才是最后遗嘱。法官不相信陈与龚如心之间有亲密关系,不认为龚会将全部遗产赠予陈振聪。法官因此裁定,陈振聪一方败诉。华懋慈善基金的代表律师何文基表示,对于陈振聪所持“06年遗嘱”的真伪问题,华懋不会有跟进行动,相信警方会跟进。陈振聪涉嫌伪造遗嘱,可能构成刑事罪行,有关控罪最高可判监14年。陈振聪手持的“06年遗嘱”真伪一直是案中焦点。华懋慈善基金阵营及陈振聪阵营,就“06年遗嘱”上的3个签名,分别聘请笔迹专家在庭上作证,双方对龚如心及王永祥的签名真伪各持己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可谓“峰回路转”啊! 前期2010年5月24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龚如心遗产案中败诉的商人陈振聪,涉伪造遗嘱被警方拘捕后,被视为疑犯要保释候查,其“终极上诉”是否获准尚有17日,在“揭盅”日子临近下,陈振聪23日再度“出招”,向特首曾荫权发公开信作绝地反击,强调自己被捕已475天,指责有人“滥用行政程序”,欲逼令当局撤销对其“调查”。在争产案中两度败诉的陈振聪,撤换律师行处理龚如心遗产官司的“终极上诉”,案件延至下月8日展开聆讯。消息称,终极上诉一旦被拒绝,不排除警方马上采取行动落案起诉。后续2010年7月3日晚上9点,一向自信的陈振聪出现在香港高等法院门外,他收起了他一贯的招牌式微笑,满脸疲惫地走出法院。法院外,数十名记者一拥而上,纷纷向陈振聪询问审讯情况,但陈振聪只是低头不语、面无表情,这一日他已经在高等法院呆了12小时。陈振聪当天早上由弟弟陈振国陪同到达高等法院时,已显得疲惫不堪,苦瓜脸上写满担忧两个字。他在聆讯时,时不时打瞌睡,至少三次伏案养神。而在等待结果的那几个小时里,他也一直在祈祷室里和教友一起祈祷,全天祈祷5~6次,在这漫长的一天里,他也吃得非常简单,午餐的四宝饭和晚餐的鱼柳包都是由助手买的简单外卖。过往自信的笑容,都已经被苦苦的倦容所代替,在数十名记者的闪光灯追踪下,他缓慢走到私家车里面,驾车离去。昨日再次聆讯时,他由妻女陪伴,表情似乎也并没有舒缓,还是露出凝重的神色。争产风波2007年4月7日,龚如心留下超过400亿港元财产去世后的第4天,默默无闻的风水大师陈振聪通过律师公开自己与龚如心的合照,并公布了一份2006年龚如心签名的遗嘱,挑起遗产争夺战,然而,当他以胜利者的姿态自居时,现实让他屡战屡败。2010年2月2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陈振聪所持2006年的遗嘱属伪造,判陈振聪败诉,他当日决定上诉;2011年2月14日,高等法院上诉法庭三位法官一致裁定陈振聪败诉,原本他想再次上诉,却被法院驳回申请; 2013年4月,陈振聪被香港税局追讨约3.4亿港元的物业税及所得税,区域法院判陈振聪败诉。2011年陈振聪在一次与香港东周刊的专访中提及,“我被妖魔化无所谓,但对Nina(龚如心英文名)不好。”但他的行动中丝毫看不出他有羞悔之意。几年来的审讯中,他无数次地公开自己与龚如心的亲密视频、照片与细节,前日在法庭上,陪审团也观看了一系列由陈振聪公开的私密视频,而上月法庭更公开了一份陈振聪的露骨供词。除此之外,在争夺遗产的道路上,陈振聪在2011年被香港市民评为年度风云火罗人(火罗:出丑),而由于他不知收敛,反而一次又一次高调地展示其亲密细节,令民众对他的厌恶程度愈演愈烈。陪审团的纠结道德的谴责并不代表法律的制裁。法官麦机智表示,尽管陈振聪在民事争产案中有不实的成分,但谎话并不能将他定罪,而且说话未必一定涉及不良动机,比如他可能想保护妻子、掩饰不道德行为、令辩方案情更圆满、出于惊恐或困扰等原因,这些原因都不能将他定罪。这也令陪审团陷入纠结。由于香港是使用普通法的地区,在审判时采用陪审制。在此案中,法官麦机智引入8人陪审团,陪审团必须达到6比2或7比1的裁决才有效。他们只可以考虑庭上的证供,不可受案中人士知名度或传媒报道影响。同时,麦机智还强调,陪审团在做出判决时,不应考虑道德标准,即使部分证供会令人困扰或同情,都不可被个人感受左右判决。自7月3日起,这个由5男3女组成的陪审团已连续商量两日,仍未作出最终裁决。昨日,再度经过疲倦的一天后,陪审团终于在晚间以6比2裁定陈振聪伪造罪成,7比1裁定使用虚假文件罪成。陈振聪得知裁决后,呆立当场,满脸通红,随即伏在面前桌上。法官将于今天作出最终判罚。根据香港刑法第210条,“伪造、变造私文书,足以生损害于公众或他人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过,庭上披露,陈振聪于1986年讹称医生申请信用卡,留有案底,这可能会导致加重判罚。同时,也有法律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陪审团认为案件情节特别恶劣,也可以加重陈振聪的判罚。 结果2013年07月04日(联合早报网讯)在香港,商人陈振聪涉嫌伪造华懋集团已故主席龚如心遗嘱案,陪审团经过2日商议后,裁定陈振聪罪成。香港明报网报道,5男3女陪审团听完法官麦机智引导后,昨晨约11时15分退庭商议9个半钟,仍未有裁决,要在法院借宿一宵,今晨9时半开始继续商议,在晚上7时多,终裁定陈振聪罪成。陈振聪被控伪造遗嘱及行使虚假文书两项罪名,陪审团分别以6:2及7:1裁定罪成。法官昨晨引导时补充说,控方指陈振聪的说法混杂事实与谎言。他指陪审团若认为陈解释取得06年遗嘱的说法属谎话,须一并考虑他说谎的原因;陈或因惊慌、掩饰不道德行为、保护他人等而胡诌,并非一定心存恶意。不过,若陪审团认为陈并非因上述原因说谎,便应把谎话视为支持控方案情。法官强调,陪审团必须以大比数(至少6:2)作定罪或不定罪的裁决。控罪指出,陈振聪(53岁)涉于2006年10月15日至07年4月8日伪造龚如心的06年遗嘱,并于07年4月4日至10年2月3日使用该纸“假遗嘱”,与龚如心02年遗嘱的受益人华懋慈善基金,争夺龚如心超过800亿元的遗产。最新——几近停滞的慈善由于遗产案尚未落定,缺少慈善基金来源,因此,近几年,华懋基金的慈善事业也基本停滞。龚如心生前热爱慈善,尤其是面向内地,据了解,其累计捐献给内地的教育、医疗和慈善事业的资金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知名项目包括在河南为艾滋致孤的孩子们兴建的“社工·如心家园”等。“按照家姐的意愿,华懋基金未来的慈善事业也主要面向内地。”龚仁心说。他还透露,在华懋基金无法行使慈善职责时,其亦曾向华懋集团申请每年拿出3亿来从事慈善,但其建议最终未能得到法院许可。原因是华懋集团的经营管理,尤其是对外投资,一直受到临时遗产管理人的监督,而管理人给法院的建议是每年1500万,最终法院接受了管理人的意见。针对媒体关于华懋基金疏于照顾王氏家族的质疑,龚仁心亦表示很多情况是因为遗产管理人和法院方面影响了决策和执行效率。遗产管理人此前为德勤,2011年后为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此次内地之行,龚仁心去了河北沧州的建新集团,其对旗下化工、航空产业均表示感兴趣。他认为华懋集团的绝大部分业务是房地产,能够多方面经营会比较好一点。但龚仁心表示华懋集团还没有内地投资的相关计划。“现在还不是适当的时候,他们不支持到内地投资。”龚仁心如此评价遗产管理人的态度。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此行只是其个人兴趣,并不代表华懋集团。在他的预期中,如果华懋集团董事会上提出与内地合作,很可能会遭到遗产管理人的反对。据华懋集团在内地的投资主要还剩下两个项目,一个在厦门,一个在南海,均出现了问题。“厦门的项目,是一些投资款没有收回,目前已经进入法律诉讼程序。南海的项目,主要是投资的合资公司存在隐瞒工程真实进展的问题。”龚仁心表示,由于这些投资非自己经手,对项目的详细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此次廉署调查应该与华懋集团这些在内地的部分投资有关。

4、龚如心遗产案的华懋慈善基金

<

5、我们认识一个多月了,确定恋爱关系一个星期,我们发生关系了,让女方是不是觉得我是流氓呀?

揭晓了,香港终审法院18日驳回华懋慈善基金的上诉,维持该基金是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遗产的受托人地位。也就是裁定华懋慈善基金只是遗产的受托人,非受益人。

6、继承法案例

1、丧偶儿媳,因赡养刘老太,取得第一顺序继承人权利;

2、刘老太儿子去世,其份额应由儿子的两个儿子共同代位继承;

3、因此,刘老太财产应当由其女儿、儿媳各继承三分之一,两孙子代位继承各得六分之一。

7、龚如心遗产案的龚心腹

华懋慈善基金所聘的大律师高至理,帮龚如心打官司多年,可说是龚如心生前的心腹大状。由王廷歆入禀要求法庭颁声明确认王德辉死亡起,几年来一直缠讼,直至最后龚如心在争产案中反败为胜,他都一直是龚如心的代表大律师之一,较其他比他更出名的大状,更得龚如心信任。龚如心在生时,他和律师麦至理均为她的诉讼智囊,分别为她处理争产案及伪造遗嘱的刑事调查,但后者成为陈振聪的代表律师,他则代表华懋慈善基金,双方各为其主。

8、龚如心遗产继承案应该怎么分析啊?

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千亿元遗产争夺战有突破性发展,龚家及华懋集团蛰伏两周后,估计日内将再次出手。可靠消息透露,华懋连日来一直秘密搜集刑事证据,现已掌握有力罪证,不排除争产案牵涉刑事成分,华懋集团最快昨日报警,提供足够证据让警方拘捕始作俑者。华懋集团重臣王礼泉更公开强调,由始至终龚家从无与陈振聪会面及对话。

龚如心上月逝世后,有报道称遗下2002年及2006年两份遗嘱,前者将其千亿元遗产全部拨归华懋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后者则赠与声称是遗产唯一受益人的陈振聪。华懋慈善基金上月19日率先“出招”,入禀高院申请知会备忘,四天后陈振聪同样向高院申请知会备忘“迎战”。

华懋慈善基金复于上月24日再次入禀高院,正式要求法庭确认其持有的2002年遗嘱有效,并要求法庭宣布陈振聪声称持有的2006年遗嘱无效。然而,双方从未公开对外发言,陈振聪更从未露面。据悉,期间,先后有人放料指双方有庭外和解可能,并已秘密“讲数”,不愿以打官司解决事件。

不过,前日现身华懋广场的华懋集团主席私人助理王礼泉断言否认事件,并强调:“根本从来无见面(陈振聪),亦无谈话!”但他不愿谈及官司最新进展。

华懋一直低调行动,但可靠消息透露,一众华懋重臣早已兵分多路会晤港府官员及政商界等人士,同时秘密搜集刑事证据,准备报警。王礼泉昨被问及华懋会否报警时三缄其口,匆匆步入华懋总部。而华懋慈善基金代表律师乔柏仁前日也表明:“我(现时)并非回答问题的合适人选。”

或掀另一轰动刑事调查

警方消息透露,自龚如心千亿遗产争夺战展开后,警方一直关注事态发展,若华懋于日内报警,警方定会彻查案件,并根据华懋手上证据调查。由于案件可能涉及文件调查,故大有机会再由商罪科负责调查,包括邀请相关人士问话,若涉及相关文件,则会交政府化验所进一步检验。

今次龚如心遗嘱闹出双胞胎,除重演龚如心生前与家翁王廷歆缠讼八年的世纪争产官司外,料亦再掀起另一场轰动全城的刑事调查。王廷歆在上次争产期间,曾于1999年10月透过代表律师报警指龚如心伪造遗嘱,令龚如心在高院原诉庭被判败诉后,一度遭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起诉伪造及使用虚假文书等罪。但随着终审法院2005年裁定她所持王德辉遗嘱有效,她获撤销控罪。

与华懋慈善基金相关的资料